当前位置: 首页 > 刑事律师

广州性变态割奶杀手2年奸杀19人(2)

时间:2022-09-06 23:19:11 刑事律师 我要投稿
(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,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法律问题。每个人都应该去学习法律、了解法律知识,不要因为不懂法而去做违法的事情,也要学会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和维护正当权利。law79.cn和您一起了解更多法律相关知识)

  这种姓变态杀人案在广东历史上极少,专案组没有经验,只能在全国范围查阅类似案件。

  6807部队驻军战士张启得杀死一个妇女后,也割下乳房和阴部,有一定作案嫌疑。广州警方追到河南参与抓捕,最终将张启得擒获。

  不过,张启得从没有来过广州,案子同他没有关系。通过审讯张启得,广州警方了解了此类变态杀人狂的心理特征,更了解了广州这个凶手的内心世界。

  通过连续对这类案件研究,可以确认犯人是严重的心理变态者,尤其有严重的恋尸癖。

  就案件本身来说,凶手本来已经同这些三陪小姐发生了性关系,却还要将他们杀死后奸尸,然后将尸体某些部位切下,可见他的恋尸癖非常严重。

  恋尸癖的人,多为性格上懦弱无能的人。在这种人身上有一种支配其性交对象的强烈欲望,这种欲望的满足在其性满足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。尸体绝对不会反抗他们的命令,因此他们宁愿选择尸体作为性交对象。他们在社会生活中,可能是一个屡受挫折的失败者。他们无法控制活人的世界,便转向了死人的世界。在死人面前,他俨然是个强大的主宰者,尸体都对他俯首听命,都不会拒绝他的要求或嘲笑他的无能。总之,他在这种行为中处于支配的地位,而且不必担心失败与挫折。奸尸狂者多伴有明显的精神病。

  第一,凶手有明显性变态倾向,应当在全市的精神病医院或专科门诊部调查了解这方面的精神病人。

  第二,凶手性格应该是懦弱的,应该特别重视重点人群中的懦夫,性格内向的人。

  第三,凶手能毫不费力的带走众多三陪小姐来看,凶手显然精通嫖妓,是个老嫖客。应该在全市排查曾经嫖娼或者性犯罪被打击的人,很有可能找到凶手。

  其中一个抛尸现场,有一段公路出现破裂情况。凶手夜间驾驶车辆经过的时候,突然发现前面有大坑,慌乱之下紧急打方向盘,导致车辆行驶到路边的泥土地里,留下了清晰的轮胎痕迹。

  前面驾驶室可以坐2人,后面还可以拖货。这种卡车在广州有一二千辆,主要用于建筑行业的装修人员运送少量材料,或者就是以送货为生的少量私人司机使用。

  另外,通过其中几个抛尸地点都紧靠海珠区新窖镇,判断凶手很有可能在这一带居住。

  奇怪的是,警方在镇子附近道路设有多个哨卡,但抛尸往往就发生在他们的眼皮底下。这更可以推论凶手就是这一带的人,能够通过熟悉的小路绕过哨卡。

  还有,所有杀人都发生在夜晚,对于尸体的破坏也通常在深夜,抛尸却是在第二天凌晨。所有行为均是12小时内完成,从没有拖到第二天白天。

  通过凶手可以长时间在夜晚奸污尸体和剥皮来看,他应该有一个独立又不怕人骚扰的空间,比如地下室或者阁楼之内。晚上时,他的家人绝对不会过来。

  最后,从1992年5月开始,凶手突然停止了作案半年,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线索。

  刑侦专家认为,在1992年5月到11月期间,凶手不是受到公安机关打击,就是因疾病或者受伤等原因,客观上不能够继续作案。

  由此,公安部刑侦专家给出的范围是:新窖镇周边,有犯罪前科,有嫖妓前科,心理变态,有家室,有自己独立空间,身材矮小,性格懦弱内向,有0.6吨小货车的20岁到40岁的男性。

  更重要的是,这个男性很有可能在1992年5月到11月期间,被公安机关打击或者生过重病、受伤之类。

  广州市公安局的主要领导看到这个分析,笑着说:你们不就是把这个案子破了吗?

  从1994年开始,警方根据刑侦专家的分析范围,加了对新窖镇周边符合的男性排查。

  随着排查的继续,范围也越来越小,集中在几十个人身上,看来凶手就要落网了。

  1994年9月19日上午8时,一个上身披着件风衣,下身仅穿一条内裤的年轻女孩,突然冲入海珠区公安分局新窖镇派出所报案。

  名叫黄艳红的女孩声称,她昨晚遇到广州那个连续变态杀人狂。她被骗到歹徒家里,被奸污且差点被掐死。最终依靠她装死和高超的爬墙技术,才侥幸逃走。

  年轻时候,罗树标倒是因盗窃曾经入狱过,但释放以后表现一向良好。不过92年罗树标因为嫖妓,曾经在广州市被抓过。但广东男人很多都好色,嫖妓被抓也不是稀奇事。

  罗家一看就是比较贫寒的,家里只有一些简单家具,家用电器几乎没有,柜子橱子基本也是空的。

  阁楼锁着,陆所长问刘美婷要钥匙,刘美婷回答:我没有钥匙。这间房只有我男人能进去。他说在这里做木工赚钱,木工有化学污染,不给我和孩子进去。

  推开门,陆所长一眼看到发现了黄艳红的手袋,就放在桌上。看起来,黄艳红没有瞎说,她确实被罗树标抢劫了。

  屋中床铺上,放着一堆女性的衣物,至少有十几件。床头柜内,还有上百件有穿戴痕迹的女性内裤和乳罩,都是旧的。

  谁知道,刚看了一眼,这个20出头的民警突然用手捂住嘴巴,转身飞速向楼下跑去。

  随后,所长陆广容首先盘问了他的妻子刘美婷。刘美婷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,只知道带孩子照顾公婆,对丈夫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!

  刘美婷:我真不知道。天还没亮,他突然跟我说有活要干,车都没开,离开家就走了。

  刘美婷:我为什么要说假话?所长?我老公出什么事了?他以前确实不好,盗窃坐过几次牢,但释放以后一直规规矩矩。

  刘美婷:哎。他就是好色,背着我经常去嫖妓。我的大哥二哥都曾多次看到,他同站街女搭讪,然后一起上车离开。不过我也管不了他,我跟他还有2个孩子,只能凑合着过日子。不过嫖妓也不是什么大事吧?又要拘留他?

  罗树标这几年一直在做装修生意和运输生意,经常深夜才回家。他借口有木工活要做,晚上很多时候留在家中阁楼上,反锁上房门,不允许刘美婷进来。

  1992年的一天深夜,刘美婷看到阁楼的灯又亮了。几个小时后的凌晨3点,他突然听到家里卡车开动的声音。因小儿子这几天发高烧,此刻又烧的很厉害,刘美婷无奈只能追到院子里拦住丈夫。

  丈夫正在向卡车上搬一个大箱子,箱子的盖子还没有盖上,里面白晃晃的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。刘美婷仔细一看,吓得尖叫一声坐倒在地上,箱子里面居然是一个的女人,胸口还有大片血迹。

  听到妻子尖叫,罗树标顿时非常紧张。半天稳定情绪以后,罗树标告诉刘美婷,自己当晚在外面开车时不小心,撞到了这个女人。在带着她开往医院路上,女人失血过多死了。罗树标说自己为了怕赔钱,决定将尸体丢掉。至于脱下死者衣服,是怕别人看到尸体后,很快确定死者身份。

  刘美婷知道丈夫平时很多劣迹,但认为他胆子并不大,性格比较懦弱,绝对不敢杀人,也就信了。

  第二天刘美婷却想起一件奇怪的事:为什么撞了人,家里卡车却毫无损坏的痕迹?

  在听了刘美婷的这个故事后,陆广容更确定罗就是凶手。随后,陆广容带着刘美婷上个楼,亲眼看到那些给割下的器官。刘美婷吓得几乎晕倒,随后躺在地上大哭起来,痛骂丈夫不是人。

  陆广容说:他现在是杀人犯,肯定枪毙。你和他一起生活了这么久,说你不知情,谁会相信?如果你们夫妻两人都抓起来坐牢,你们2个孩子怎么办?你自己好好想想!你现在一定要帮助我们抓住他,才能洗清你的包庇罪。

  她想了一会,果断说:早上他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自己要去外地做活,但身上钱不够。让我赶快拿着家里存折把钱都取出来,送到火车站傍边的一个地方去。你们去哪里抓,一定可以抓到他。

  陆所长决定钓鱼,让刘美婷带着钱赶到那个地点。等罗树标出现,周边埋伏的警察就将他抓住。

  陆所长:你究竟想不想立功?你只要帮我们抓住罗树标,我保证你没事。你老公罪大恶极,就算这次跑了,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,早迟抓住也是枪毙。你犯得上跟他绑在一起,去蹲大牢吗?

  刘美婷带着提包,到了约定好的一个店铺门口,陆所长带着3个警察穿着便衣埋伏在傍边。

  没有多久,个子矮小的罗树标果然出现了。在接过妻子手中钱的同时,傍边的民警一把搂住罗树标的脖子,将他按倒。陆所长一把抓住他的手臂,2人迅速给他带上手铐。

  陆所长冷冷的说:你还说你老婆狠?我干了20年警察,杀人犯见的多了,没一个有你一半狠的。

  被捕以后,广州市公安局立即采取了罗树标的DNA样本和指纹、足印、轮胎印等,同现场痕迹比对,完全一致。

 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在对比罗树标指纹的时,意外的发现同17年前,也就是1977年初 市家电研究所杀人案现场痕迹一致。

  刚刚结束的1977年,社会治安还很混乱,盗抢事件时有发生。有个歹徒潜入市家电研究所宿舍盗窃,正巧被值夜班回来的女主人冯丽云发现。冯发现家中有个谋生人,吓得大喊救命。歹徒见状,勒住冯丽云的脖子,将她活活掐死。歹徒还用熨斗连续打击受害者头部,导致脑浆迸裂,手段极为凶残。由于现场没有什么痕迹,仅仅留下了几个带血的指纹,案件一直没有侦破。

  自知杀人太多,罪证确凿,难逃法网,罗树标倒是没有抵抗,很快交代了这么多年来的犯罪经历。

  罗树标:我知道做了这么多案子,你们肯定迟早捉住我。我说不说都是一死,还不如死前把事情都说出来,但希望你们也别为难我(别打)。

  警方:根据我们调查,目前没有你老婆刘美婷参与作案的证据,最多涉嫌窝藏。她现在已经取保候审,在家带孩子了。你看,我们是讲道理的。

  罗树标属于天生的变态,也是是一个劣迹斑斑的人渣。他于1954年出生在广州市,一个普通工人家庭!罗的父母为人都比较正派,罗却从小道德恶劣,心理不正常。

  在中学时期,他就染上了盗窃的恶习,开始偷窃同学的东西,后来演变为四处偷钱,还被小卖部老板扭送去过派出所。为此,罗树标多次被学校警告处分,还被公安局拘留过。因为年纪小,罗树标没有被判刑。为此,他父亲打过他不知道多少次,但根本没用。

  高中毕业以后,罗的父亲安排他去一家工厂担任木匠,希望他好好工作,改邪归正。没想到仅仅2年后的1974年,罗就盗窃了工厂价格昂贵的木料,被警方抓捕。

  1977年初,罗树标从劳教所放出来不到3个月,又犯了大案。有一天他翻入市家电研究所宿舍盗窃,正好遇到了女主人冯丽云。冯丽云见到宿舍有个陌生人,立即高喊“抓贼”“救命”。

  罗怕再次被捕,惊慌之下冲上去用力掐住冯丽云的脖子。不让她喊叫。冯丽云拼命挣扎,还用力抓牢罗树标的脸部。罗树标是个小个子,力气不大,根本不能制服冯丽云。惊慌之下,罗树标只能用力掐冯丽云的脖子,最终活活将她掐死。见冯丽云没有了呼吸,罗树标又怕她不死,就用熨斗猛砸她头部,砸到流出脑浆为止。罗树标带着赃物,跳窗逃离宿舍!当年警方能力差,案件一直没有侦破,仅仅留下了现场几个指纹而已。

  由于只是盗窃东西的小贼,入狱时警方并没有检查罗树标的指纹和1977年杀人案的联系。

  1982年释放以后,罗家父母希望罗树标走正道,就在9月为他说了一个媳妇刘美婷。刘美婷长相普通,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妇,性格温和。

  结婚以后,刘美婷先后生了1儿1女,在家里任劳任怨,包揽了大小家务,把公婆照顾的也不错。没想到,罗树标贼性不改,1983年2月又因盗窃被捕。

  83年正是严打时期,罗树标没有再被判处劳教,而是直接入狱5年。罗的父母对这个屡教不改的儿子极为失望,以后再也没有管过他。

  1987年刑满释放后,此时他已经33岁,前后已经在监狱和劳教所关了长达8年,还曾杀过一个人。

  在罗树标服刑期间,刘美婷1个人带着两个孩子,照顾公婆,还要在镇上打工谋生,非常艰苦。

  但刘美婷没有提出离婚,这让罗树标很感动,觉得有这样的老婆不应该再胡来了。

  出狱后,罗树标答应妻子重新做人,果然放弃了盗窃。他先从事个体装修,后来一直从事个体运输行业。因工作需要,罗树标购买了一辆0.6吨微型小卡车,将家搬到海珠区的新窖镇。

  从此到1994年被捕枪毙的7年内,至少在妻子和其他亲友眼中,罗大体还算老实。偶尔见他嫖妓,但罗不吸烟、不喝酒、不赌钱,平日生活节俭!

  罗树标本人性格懦弱内向,从不敢同别人正面冲突,遇事往往躲在后面,妻子认为他不会有什么大罪。

  在妻子孩子面前,他伪装成一个好人,内心深处他比之前更坏了十倍。在狱中的时候,由于长期禁欲,罗树标开始有了一些变态的行为。

  在武警监督他们在监狱外劳动的时候,罗树标曾经偷盗女内裤、乳罩。这是一种恋物癖,属于性变态的一种。

  罗树标交代:1987年刑满释放后,他经常观看色情、暴力的录像带。其中一套是以香港杀人割尸的出租车司 机林过云为原型的录像带,目录为“雾夜屠夫”叙述杀人狂如何奸杀女青年,割外阴和乳房的英文录像带,对他的影响最大、最深刻。他认为很刺激,很有挑战性,并逐步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模仿欲望。为了发泄性欲,罗树标四处偷盗晾晒的女性衣物,仅其笔记本记载的就有208次之多。从1989年开始,罗树标将时装店丢弃的一些残缺塑料全身模特胶像捡回家中,拼装成完整的女模特,穿上偷来的衣裙后置于床前欣赏,同时还用镙丝劈焊枪制了一个充气娃娃,用于发泄性欲。

【本站文章和信息均来自互联网,如转载有侵犯您的权利情况请立即通知我们,将在第一时间删除,共同维护一个良好的互联网环境】